返回 就业服务

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发布日期::2016-08-16

 

    今天早上爬起床,就发现一位好朋友发来一大段文字,感激我在跟他聊天时无意间提到的一件事情让他的咨询有了一个小小的突破(他也是咨询师)。

    故事是这样的,在一次聊天里,我无意间跟他提到我会跟自己的来访者表达我对他们的看法和感受,以及我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的。这样的做法其实还是挺“新潮”的,毕竟我们对于这个人以及彼此关系的感受不一定都是正面的,而把自己负面的感受表达给来访者,比如“其实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不太喜欢你,我的感受是你说话太罗嗦,而且没有条理”,我们也不知道接下里会发生什么。

    但是这样的公开化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的过程,往往会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因为我们的感受也许对方早就有所察觉。我们也许并没有在言语上有任何表达,但是我们的眼神,肢体语言和所有其他非语言性的东西,早就说明了我们对对方的态度。当两个人开始一起反思对彼此的感受和关系时,就是他们开始更深入的了解彼此的时候。

    好朋友跟我说,他跟自己的来访者咨询了几次都没有什么进展,自己觉得非常挫败,也能感受到来访者的挫败。所以在最近的一次咨询中,他把对于两个人之前咨询的感受,对彼此关系的感受都跟来访者分享了出来。意外的是,来访者也跟他表达了对于之前咨询的感受,结果两个都变得非常放松,他能够感觉到是两个人关系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我感觉到好朋友给了我一份大礼。真实,让我们变得更有趣;同样,真实,才可能让我们的关系有进一步的发展,虽然真实同样会让我们恐惧,会让我们害怕失去对方。现在我好像可以更加坚定的去相信,真实本身带给我们的巨大力量。

·其实正是你的讨好,让你变得无趣·

    欧文亚隆在“爱情刽子手”这本书里讲了自己跟一个叫做Betty的胖来访者之间的故事(希望亲爱的你不要介意,最近我是真的很爱欧文这个老头子)。欧文自己对于胖子有近乎极端的厌恶,他特别讨厌胖女人,所以当他看到Betty走进他的咨询室时,就知道自己要开始一场内心的斗争了。

在开始的几次咨询中他简直要坚持不下去了,每次聊天都是一场煎熬:他要不断的跟自己脑中那个挥之不去的评判Betty身材的声音抗争,不断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她讲话的内容上,而不是在自己的内心抗争上。

    更糟糕的是,Betty的讲话让他觉得特别无聊(她之前的咨询师曾经在他们的对话里睡着过),她看起来总是在转移话题,每当谈到沉重的事情时,她都会故作轻松的笑起来,然后想办法让对话只停留在表面。欧文听到自己内心有个声音说:“这个女人真的让我无法忍受-肤浅,没有思想”。

有趣的是,Betty觉得自己是一个“跟谁都聊得来”的人。她说:“大家跟我在一起都觉得很舒服,因为我这个人特别随和。” 可是欧文知道,Betty说话太过小心翼翼,正是这样的讨好让她无法跟任何人建立真正的亲密。

    直到有一次欧文觉得他们的咨询没有进展,才跟Betty坦白说:“能不能把你的真实感受告诉我?我感觉到我们的对话一直停留在表面,说实话,你的讨好会让我感觉到无聊。” 他开始让Betty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她学会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东西说出来。

    后来Betty真的开始学会表达自己,欧文惊喜的发现,她其实是个很有思想,很鲜活的女人。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欧文对她说的这样一段话:“我知道你也许因为自己胖所以要尽可能的取悦别人,害怕失去关系,但是你发现,正是你的取悦让你变得无趣。你来取悦我反而让我觉得你无聊,而当你真实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时,不再害怕得罪我时,我反而对你越来越有兴趣。”

欧文又在后面的咨询里非常艰难的坦白了对Betty感受的变化:从他开始对于胖女人固有的厌恶,到看到Betty的坚持和努力,看到她坚持减肥并且减掉了45公斤的成果,慢慢越来越喜欢Betty真实的一面,也越来越欣赏她的整个过程。

    有趣的是,Betty回应他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对我的感受。你在开始的时候都不肯正眼看我,而且你从来都没有触碰过我。”

    那一刻我有种深深的感动。这就是真实的魅力。我不知道在自己的人生里有多少次曾经我也用着同样讨好的姿态去跟人相处,害怕被拒绝,害怕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和想法时,对方的否定或者排斥。跟Betty一样,我同样也会以为自己“跟谁都相处得来”,可是内心却有个声音说:“其实你们的相处一直都是那么肤浅”。

·任何未被表达出来的感受,都会成为你们关系的最大限制·

    在两个人的关系中,语言所传达的其实是很有限的一部分。我们能够觉察到彼此非常细微的表情,语调,肢体语言,呼吸,对话的节奏等等,都会给予我们很多语言内容无法传达的信息。心理学里有一个词叫做自我一致性(self-consistency),指的是我们的行为和言语跟我们内心最真实的信念,价值观,想法和感受是一致的。当我们有这样的一致性时,我们会给人一种真实的感觉,而这样的真实,会推动我们不断深入的去了解彼此。

    而我们在跟他人相处,尤其是跟重要他人相处时,往往会害怕表达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不管是对对方的感受,还是对彼此关系的感受)而选择攻击或者讨好的方式。

    我想起了最近我和爸爸的相处。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他是否会看到,但我还是想在这里说说最近发生在我们两个人身上的事情。其实一直以来我会觉得跟爸爸有距离感,这种距离感并不是我不知道他爱我,或者他不知道我爱他,我想我们对彼此的爱,可能都是相互了解的。可问题就在于虽然我们相爱,但是我们以往的交流却往往流于表面。

    爸爸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会问:“你今天中午吃什么了?你要记得吃水果,吃维生素,还有最近我看到吃什么什么会特别好,你买点吃吧!” 这个时候我内心就有个声音在说:“爸,我们的对话好无聊,真的好无聊,难道除了吃的之外我们不能聊点别的吗?”

但是我知道,我们这样的对话是“绝对安全”的,因为不触及任何感受,也就不会引发任何的波澜。同时我也明白让一个向来不会表达感受的父亲去说出他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是多么的困难。但是我真的很渴望跟这个对我如此重要的人建立连接,真的很渴望听听他内心的声音,虽然我知道这些声音可能更多的是焦虑,恐惧和担忧。

    爸爸在2014年做了心脏支架手术,从此便开始间歇性的有类似惊恐发作的症状。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医院住院,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冠心病发作了,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可是往往去了医院之后没两天就出院了,因为发现没有什么临床症状显示他会有生命危险。

    事情已经过去了2年,但是父亲的惊恐发作或者说死亡焦虑并没有缓解,妈妈也偶尔跟我抱怨父亲是如何的“zuo, 如何让她觉得很有压力,但她同时又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人,她也会告诉我她一定会跟父亲度过难关,照顾父亲的身体和情绪。说实话,我是会受到所有这些事情的影响的,一方面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埋冤父亲说:“为什么退休了你就不能好好生活,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作?生命如此的有限,我们为什么还要浪费?”,另一方面我又听到自己说:“Joy,你怎么能这么看待自己的父亲,怎么能觉得他做这些是在作呢?”

    我对父亲有评判,同时我又评判着自己对他的评判。我慢慢觉察到其实是自己的这些情绪让自己特别痛苦,我也是人,我为什么不能容许自己对父亲有些不良的情绪和感受呢?同时,随着我对自己的接纳,我也越来越多的理解到父亲的恐惧。

    好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退休这个重大的人生事件本来就会触发我们的死亡焦虑,而这件事情又恰好赶上爸爸的冠心病发作,他也是人生里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死亡。本来他还是要工作的,却因为心脏的原因不得不停下所有的工作,进入到退休这个阶段的人生,这一切都会再一次提醒他死亡也许在不远处。我真的不知道在他感觉到浑身出汗,心跳加速时会是怎样一种恐惧,但是我好像越来越能理解他的那种恐惧,远远超越了“作”的范畴,他的恐惧是真实的,是痛苦的,是无法逃避的。

    终于在前两天我鼓起了最大的勇气跟父亲分享我这些纷繁复杂的感受和想法,他也跟我说出了他的想法,他说:“如果我死了,我最担心的还是你一个人,你这些年都没有任何进步。”

说实话,听到这句我还是有点崩溃,我突然觉得我还是被父亲看作是“剩女”,父亲会为我没有谈过恋爱这件事情感到羞耻。

    但是我又想到其实父亲也是这个社会中的人,我的父亲就是生活在他那个时代的人,那种用婚姻去评价一个人价值的观点也不可避免的会在他身上出现。同时我也懂得,那是一位父亲对女儿深深的关心,那份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他在担心:当他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死了,还有哪个男人来爱我?

    虽然当时我有些难过,但我还是非常感激这样的对话,至少我们都是如此的真实。我们都离彼此的心更近了一步,虽然也许我们说的话,都不是彼此最想听到的。这远比爸爸每天只是跟我和颜悦色的说着“你吃胡萝卜了吗?”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所有没有被表达出来的感受,都会成为两个人关系的最大障碍。正是我们不断对自己感受的觉察,不断用最大的勇气和诚意表达给对方,才能让关系不断的向更深的方向发展。

·我想让我们都变得有趣·

    如果你在跟一个人聊天时感觉到无趣,是不是可以问问自己:此刻我在表达着我最想表达的真实感受和想法吗?同时我们也可以问问自己:我是不是觉得对方并没有表达最真实的感受和想法,我是不是可以把我对这段对话很无聊的感受分享给对方,然后邀请她一起讨论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想每个人生命中的一大主题都是“做自己”或者说“成为自己”,但如果我们在与别人的互动中都无法说出自己真实的感受和想法,如果别人看到的我们都是被刻意构建出来的象形,我们的做自己又从何谈起?

    现在我已经慢慢学会跟真实的自己在一起了。也会有很多来访者问到我:“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这个时候,我会把我最真实的复杂或者简单的感受,用我知道的最温暖的方式表达出来。我知道我背后深深的善意和我的诚恳会被对方接收到,所以即使我说出对对方的负面感受,也会成为我们继续讨论彼此关系的邀请。

正是真实的你,让你变得有趣,让我们变得有趣!

校心理健康教育中心网址:http://xlzx.hnust.edu.cn/

预约电话:0731-58291687

 

就业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   学生工作   队伍建设

    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发布日期::2016-08-16

     

        今天早上爬起床,就发现一位好朋友发来一大段文字,感激我在跟他聊天时无意间提到的一件事情让他的咨询有了一个小小的突破(他也是咨询师)。

        故事是这样的,在一次聊天里,我无意间跟他提到我会跟自己的来访者表达我对他们的看法和感受,以及我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的。这样的做法其实还是挺“新潮”的,毕竟我们对于这个人以及彼此关系的感受不一定都是正面的,而把自己负面的感受表达给来访者,比如“其实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不太喜欢你,我的感受是你说话太罗嗦,而且没有条理”,我们也不知道接下里会发生什么。

        但是这样的公开化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的过程,往往会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因为我们的感受也许对方早就有所察觉。我们也许并没有在言语上有任何表达,但是我们的眼神,肢体语言和所有其他非语言性的东西,早就说明了我们对对方的态度。当两个人开始一起反思对彼此的感受和关系时,就是他们开始更深入的了解彼此的时候。

        好朋友跟我说,他跟自己的来访者咨询了几次都没有什么进展,自己觉得非常挫败,也能感受到来访者的挫败。所以在最近的一次咨询中,他把对于两个人之前咨询的感受,对彼此关系的感受都跟来访者分享了出来。意外的是,来访者也跟他表达了对于之前咨询的感受,结果两个都变得非常放松,他能够感觉到是两个人关系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我感觉到好朋友给了我一份大礼。真实,让我们变得更有趣;同样,真实,才可能让我们的关系有进一步的发展,虽然真实同样会让我们恐惧,会让我们害怕失去对方。现在我好像可以更加坚定的去相信,真实本身带给我们的巨大力量。

    ·其实正是你的讨好,让你变得无趣·

        欧文亚隆在“爱情刽子手”这本书里讲了自己跟一个叫做Betty的胖来访者之间的故事(希望亲爱的你不要介意,最近我是真的很爱欧文这个老头子)。欧文自己对于胖子有近乎极端的厌恶,他特别讨厌胖女人,所以当他看到Betty走进他的咨询室时,就知道自己要开始一场内心的斗争了。

    在开始的几次咨询中他简直要坚持不下去了,每次聊天都是一场煎熬:他要不断的跟自己脑中那个挥之不去的评判Betty身材的声音抗争,不断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她讲话的内容上,而不是在自己的内心抗争上。

        更糟糕的是,Betty的讲话让他觉得特别无聊(她之前的咨询师曾经在他们的对话里睡着过),她看起来总是在转移话题,每当谈到沉重的事情时,她都会故作轻松的笑起来,然后想办法让对话只停留在表面。欧文听到自己内心有个声音说:“这个女人真的让我无法忍受-肤浅,没有思想”。

    有趣的是,Betty觉得自己是一个“跟谁都聊得来”的人。她说:“大家跟我在一起都觉得很舒服,因为我这个人特别随和。” 可是欧文知道,Betty说话太过小心翼翼,正是这样的讨好让她无法跟任何人建立真正的亲密。

        直到有一次欧文觉得他们的咨询没有进展,才跟Betty坦白说:“能不能把你的真实感受告诉我?我感觉到我们的对话一直停留在表面,说实话,你的讨好会让我感觉到无聊。” 他开始让Betty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她学会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东西说出来。

        后来Betty真的开始学会表达自己,欧文惊喜的发现,她其实是个很有思想,很鲜活的女人。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欧文对她说的这样一段话:“我知道你也许因为自己胖所以要尽可能的取悦别人,害怕失去关系,但是你发现,正是你的取悦让你变得无趣。你来取悦我反而让我觉得你无聊,而当你真实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时,不再害怕得罪我时,我反而对你越来越有兴趣。”

    欧文又在后面的咨询里非常艰难的坦白了对Betty感受的变化:从他开始对于胖女人固有的厌恶,到看到Betty的坚持和努力,看到她坚持减肥并且减掉了45公斤的成果,慢慢越来越喜欢Betty真实的一面,也越来越欣赏她的整个过程。

        有趣的是,Betty回应他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对我的感受。你在开始的时候都不肯正眼看我,而且你从来都没有触碰过我。”

        那一刻我有种深深的感动。这就是真实的魅力。我不知道在自己的人生里有多少次曾经我也用着同样讨好的姿态去跟人相处,害怕被拒绝,害怕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和想法时,对方的否定或者排斥。跟Betty一样,我同样也会以为自己“跟谁都相处得来”,可是内心却有个声音说:“其实你们的相处一直都是那么肤浅”。

    ·任何未被表达出来的感受,都会成为你们关系的最大限制·

        在两个人的关系中,语言所传达的其实是很有限的一部分。我们能够觉察到彼此非常细微的表情,语调,肢体语言,呼吸,对话的节奏等等,都会给予我们很多语言内容无法传达的信息。心理学里有一个词叫做自我一致性(self-consistency),指的是我们的行为和言语跟我们内心最真实的信念,价值观,想法和感受是一致的。当我们有这样的一致性时,我们会给人一种真实的感觉,而这样的真实,会推动我们不断深入的去了解彼此。

        而我们在跟他人相处,尤其是跟重要他人相处时,往往会害怕表达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不管是对对方的感受,还是对彼此关系的感受)而选择攻击或者讨好的方式。

        我想起了最近我和爸爸的相处。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他是否会看到,但我还是想在这里说说最近发生在我们两个人身上的事情。其实一直以来我会觉得跟爸爸有距离感,这种距离感并不是我不知道他爱我,或者他不知道我爱他,我想我们对彼此的爱,可能都是相互了解的。可问题就在于虽然我们相爱,但是我们以往的交流却往往流于表面。

        爸爸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会问:“你今天中午吃什么了?你要记得吃水果,吃维生素,还有最近我看到吃什么什么会特别好,你买点吃吧!” 这个时候我内心就有个声音在说:“爸,我们的对话好无聊,真的好无聊,难道除了吃的之外我们不能聊点别的吗?”

    但是我知道,我们这样的对话是“绝对安全”的,因为不触及任何感受,也就不会引发任何的波澜。同时我也明白让一个向来不会表达感受的父亲去说出他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是多么的困难。但是我真的很渴望跟这个对我如此重要的人建立连接,真的很渴望听听他内心的声音,虽然我知道这些声音可能更多的是焦虑,恐惧和担忧。

        爸爸在2014年做了心脏支架手术,从此便开始间歇性的有类似惊恐发作的症状。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医院住院,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冠心病发作了,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可是往往去了医院之后没两天就出院了,因为发现没有什么临床症状显示他会有生命危险。

        事情已经过去了2年,但是父亲的惊恐发作或者说死亡焦虑并没有缓解,妈妈也偶尔跟我抱怨父亲是如何的“zuo, 如何让她觉得很有压力,但她同时又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人,她也会告诉我她一定会跟父亲度过难关,照顾父亲的身体和情绪。说实话,我是会受到所有这些事情的影响的,一方面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埋冤父亲说:“为什么退休了你就不能好好生活,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作?生命如此的有限,我们为什么还要浪费?”,另一方面我又听到自己说:“Joy,你怎么能这么看待自己的父亲,怎么能觉得他做这些是在作呢?”

        我对父亲有评判,同时我又评判着自己对他的评判。我慢慢觉察到其实是自己的这些情绪让自己特别痛苦,我也是人,我为什么不能容许自己对父亲有些不良的情绪和感受呢?同时,随着我对自己的接纳,我也越来越多的理解到父亲的恐惧。

        好像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退休这个重大的人生事件本来就会触发我们的死亡焦虑,而这件事情又恰好赶上爸爸的冠心病发作,他也是人生里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死亡。本来他还是要工作的,却因为心脏的原因不得不停下所有的工作,进入到退休这个阶段的人生,这一切都会再一次提醒他死亡也许在不远处。我真的不知道在他感觉到浑身出汗,心跳加速时会是怎样一种恐惧,但是我好像越来越能理解他的那种恐惧,远远超越了“作”的范畴,他的恐惧是真实的,是痛苦的,是无法逃避的。

        终于在前两天我鼓起了最大的勇气跟父亲分享我这些纷繁复杂的感受和想法,他也跟我说出了他的想法,他说:“如果我死了,我最担心的还是你一个人,你这些年都没有任何进步。”

    说实话,听到这句我还是有点崩溃,我突然觉得我还是被父亲看作是“剩女”,父亲会为我没有谈过恋爱这件事情感到羞耻。

        但是我又想到其实父亲也是这个社会中的人,我的父亲就是生活在他那个时代的人,那种用婚姻去评价一个人价值的观点也不可避免的会在他身上出现。同时我也懂得,那是一位父亲对女儿深深的关心,那份爱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他在担心:当他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死了,还有哪个男人来爱我?

        虽然当时我有些难过,但我还是非常感激这样的对话,至少我们都是如此的真实。我们都离彼此的心更近了一步,虽然也许我们说的话,都不是彼此最想听到的。这远比爸爸每天只是跟我和颜悦色的说着“你吃胡萝卜了吗?”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所有没有被表达出来的感受,都会成为两个人关系的最大障碍。正是我们不断对自己感受的觉察,不断用最大的勇气和诚意表达给对方,才能让关系不断的向更深的方向发展。

    ·我想让我们都变得有趣·

        如果你在跟一个人聊天时感觉到无趣,是不是可以问问自己:此刻我在表达着我最想表达的真实感受和想法吗?同时我们也可以问问自己:我是不是觉得对方并没有表达最真实的感受和想法,我是不是可以把我对这段对话很无聊的感受分享给对方,然后邀请她一起讨论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想每个人生命中的一大主题都是“做自己”或者说“成为自己”,但如果我们在与别人的互动中都无法说出自己真实的感受和想法,如果别人看到的我们都是被刻意构建出来的象形,我们的做自己又从何谈起?

        现在我已经慢慢学会跟真实的自己在一起了。也会有很多来访者问到我:“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这个时候,我会把我最真实的复杂或者简单的感受,用我知道的最温暖的方式表达出来。我知道我背后深深的善意和我的诚恳会被对方接收到,所以即使我说出对对方的负面感受,也会成为我们继续讨论彼此关系的邀请。

    正是真实的你,让你变得有趣,让我们变得有趣!

    校心理健康教育中心网址:http://xlzx.hnust.edu.cn/

    预约电话:0731-58291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