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立言讲坛


 

 


    2014年
520日19:30,应商学院之邀,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所长韦森教授来我院三教101讲学,商学院院长向国成教授主持本次讲座。副校长刘友金教授,商学院党委书记周光明教授副院长潘爱民博士,部分教师、研究生及本科生参加了讲座。

围绕中国经济的短期增速下移和长期增长这个论题,韦森教授由一系列最新的数据图表发表了自己一系列观点。韦森教授首先纵谈了国际宏观经济形式,他指出,世界经济经过中国人类史第三次大萧条,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全球经济遭受沉重打击,数年过去,除美国外,各国经济仍未恢复到经济危机前的水平,而只有中国,在全球一片萧条中一枝独秀地保持经济增长。基于此现象,有部分中国经济专家得出乐观的估计,认为中国经济还能有年均8%以上的潜在增速。而韦森教授自己的判断是,中国经济增速目前正在下移,这是一个改变不了的自然趋势。
    接着维森教授重点阐述了得出这一判断的论据。他认为判断一个国家经济是否在高速增长与繁荣时期,与这个国家各行各业的企业利润率或言资本的回报率密切相关。如果这个国家的各行各业都在赚钱,说明这个国家的经济在高速增长时期,如果资本边际收益率在普遍下降,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速就在往下走,高速增长时期就结束。1978年之后,三次市场化改革,孕育了三次高速经济增长但是自2007年之后,许多研究机构的研究均发现,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在下降。这实际上意味着,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经济还想继续超过8%以上的高速增长可能已经不现实了。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的原因是什么呢?韦森教授总结了三个表层原因:一是外贸出口受阻。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和中国制造的产品的竞争力正在全球范围内正在下降。二是国内投资——无论是基础设施投资还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尤其是企业固定资产投资都折头向下。三是消费。尽管中国居民家庭的消费还在上升,但是近几年以来增速却一直在往下走。故从经济的投资、消费和出口数据看,中国经济确实在下行。但以上这三个方面都是表层现象。从深层问题看,无论是中国的国有企业、三资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这些年的利润增长率下降都是一个趋势。另外企业的负债率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深层次的问题。韦森教授强调中国经济现在已到了现有科学技术发展水平上这一轮工业化的中后期,其外在表现是各行各业都产能过剩。工业化的减速,作为工业化结果的城镇化进程也会放慢,因而经济增长速度也会慢慢降下来。
    韦森教授认为经过35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经济在各行各业产能基本过剩的情况下,已到了增速下台阶的时候了。中国目前仍靠高投资推动经济增长,但最终会把中国经济推向大萧条。整体上来看,尽管中国经济增速正在下移,但是在短时期中国经济还不会出现大的问题。尽管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已经下降到8%之下,但仍然是在惯性高速增长的后期。他的判断是,中国经济短期还不会出现大的问题。如何保持今后中国经济的增长,他指出关键在减税与服务业。中国企业税负过重缺乏活力,中国政府财政收入过高权力过大制约经济发展,工业产能过剩而服务业过于低端。只要合理减税和大力发展服务业,中国经济仍然大有可为。
    会后,老师们进行了激烈的学术讨论,向国成教授做了总结讲话,向院长表示,韦森教授此次的讲座以直观的数据图表解释了中国经济的现实格局和未来走向,深刻地反映了他灵敏的经济嗅觉和敏锐的经济眼光,大家要多多向他请教,提高自身水平。活动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立言讲坛 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科研   学术论坛


     

     


        2014年
    520日19:30,应商学院之邀,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所长韦森教授来我院三教101讲学,商学院院长向国成教授主持本次讲座。副校长刘友金教授,商学院党委书记周光明教授副院长潘爱民博士,部分教师、研究生及本科生参加了讲座。

    围绕中国经济的短期增速下移和长期增长这个论题,韦森教授由一系列最新的数据图表发表了自己一系列观点。韦森教授首先纵谈了国际宏观经济形式,他指出,世界经济经过中国人类史第三次大萧条,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全球经济遭受沉重打击,数年过去,除美国外,各国经济仍未恢复到经济危机前的水平,而只有中国,在全球一片萧条中一枝独秀地保持经济增长。基于此现象,有部分中国经济专家得出乐观的估计,认为中国经济还能有年均8%以上的潜在增速。而韦森教授自己的判断是,中国经济增速目前正在下移,这是一个改变不了的自然趋势。
        接着维森教授重点阐述了得出这一判断的论据。他认为判断一个国家经济是否在高速增长与繁荣时期,与这个国家各行各业的企业利润率或言资本的回报率密切相关。如果这个国家的各行各业都在赚钱,说明这个国家的经济在高速增长时期,如果资本边际收益率在普遍下降,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速就在往下走,高速增长时期就结束。1978年之后,三次市场化改革,孕育了三次高速经济增长但是自2007年之后,许多研究机构的研究均发现,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在下降。这实际上意味着,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经济还想继续超过8%以上的高速增长可能已经不现实了。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的原因是什么呢?韦森教授总结了三个表层原因:一是外贸出口受阻。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和中国制造的产品的竞争力正在全球范围内正在下降。二是国内投资——无论是基础设施投资还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尤其是企业固定资产投资都折头向下。三是消费。尽管中国居民家庭的消费还在上升,但是近几年以来增速却一直在往下走。故从经济的投资、消费和出口数据看,中国经济确实在下行。但以上这三个方面都是表层现象。从深层问题看,无论是中国的国有企业、三资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这些年的利润增长率下降都是一个趋势。另外企业的负债率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深层次的问题。韦森教授强调中国经济现在已到了现有科学技术发展水平上这一轮工业化的中后期,其外在表现是各行各业都产能过剩。工业化的减速,作为工业化结果的城镇化进程也会放慢,因而经济增长速度也会慢慢降下来。
        韦森教授认为经过35年的高速增长,中国经济在各行各业产能基本过剩的情况下,已到了增速下台阶的时候了。中国目前仍靠高投资推动经济增长,但最终会把中国经济推向大萧条。整体上来看,尽管中国经济增速正在下移,但是在短时期中国经济还不会出现大的问题。尽管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已经下降到8%之下,但仍然是在惯性高速增长的后期。他的判断是,中国经济短期还不会出现大的问题。如何保持今后中国经济的增长,他指出关键在减税与服务业。中国企业税负过重缺乏活力,中国政府财政收入过高权力过大制约经济发展,工业产能过剩而服务业过于低端。只要合理减税和大力发展服务业,中国经济仍然大有可为。
        会后,老师们进行了激烈的学术讨论,向国成教授做了总结讲话,向院长表示,韦森教授此次的讲座以直观的数据图表解释了中国经济的现实格局和未来走向,深刻地反映了他灵敏的经济嗅觉和敏锐的经济眼光,大家要多多向他请教,提高自身水平。活动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