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立言讲坛

立言讲坛:当前经济学研究方法

发布日期::2016-08-04

20145218:30,应商学院之邀,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所长韦森教授继续在我院三教410讲学,商学院院长向国成教授主持本次讲座。副校长刘友金教授,商学院党委书记周光明教授和部分教师、研究生及本科生参加了讲座。

首先,韦森教授以经济思想史作为切入点,他介绍了马克思,凯恩斯等经济学大师对货币的理解和认识,指出了货币对于经济的重要性,他认为,当前经济研究离不开货币研究,然而货币研究现象从来都是难以科学认识的,货币是根绳子,只能拉不能推!货币问题一直是困扰经济学界的重大问题。中国的广义货币量在过去三十年中得到巨大增长,这是一个经济优势,也是一个潜在的经济问题。货币研究仍停留在纸质货币的研究阶段而货币在全球化信息化的今天得到革命性的变化,这造成了现实与理论脱轨。

随后,韦森教授分析了近年中国出现一个极其悖谬和荒唐的现象,这就是在广义货币78万亿和81多万亿本外币存款的情况下,竟然在全国大面积地出现了钱荒 他断定钱荒的根源在于决策层宏观货币政策。宏观经济学里,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作为一个数量工具主要功能是控制货币供给,而利率则主要调节货币需求。利率高,货币需求减少;利率低,则货币需求增加。我们的货币政策的组合,把货币控制得这么紧,需求则吊得这么高,结果就出现中国经济体内整个货币市场极度失衡。这种不均衡状态反映在全国经济金融体系内,就是高利贷。所以,全国普放放高利贷,可以说是整个我们的宏观货币政策组合的一个必然结果。现在真正缺钱的是银行,广义货币主要是由银行存款所组成,而银行把储户的存款大部分贷了出去,实际上银行内部的可贷资金并不多,所以才出现了全国大面积的钱荒。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所遇到的主要问题还是现在政府税收太高,使民营企业不堪重负。对于国内通胀问题,韦森教授说到,从数据上看,近些年CPI上涨与广义货币增加的相关性不是很大。中国的CPI上涨,在很大程度上是食品价格上涨所构成的。

如何改变中国经济的被动地位,韦森教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强调在财政政策上,真正要有一定幅度的减税,并修改预算法,逐渐约束制衡政府征税的权力。货币政策上,降低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基准利率,或者至少保持基准利率不变,慢慢顺应市场运行的逻辑达至货币市场的供求均衡。这不但能从根本上解决全国普放高利贷和信贷失控的问题,也能给市场一个放松货币政策的信号,对中国股市和中国经济长期增长均会有好处。

会后,老师们进行了激烈的学术讨论,向国成教授做了总结讲话,向院长表示,韦森教授此次的讲座以精准的眼光从货币理论角度为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进行把脉,提出了自己的深刻见解,值得在座的老师学生反复思考。活动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立言讲坛 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科研   学术论坛

    立言讲坛:当前经济学研究方法

    发布日期::2016-08-04

    20145218:30,应商学院之邀,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所长韦森教授继续在我院三教410讲学,商学院院长向国成教授主持本次讲座。副校长刘友金教授,商学院党委书记周光明教授和部分教师、研究生及本科生参加了讲座。

    首先,韦森教授以经济思想史作为切入点,他介绍了马克思,凯恩斯等经济学大师对货币的理解和认识,指出了货币对于经济的重要性,他认为,当前经济研究离不开货币研究,然而货币研究现象从来都是难以科学认识的,货币是根绳子,只能拉不能推!货币问题一直是困扰经济学界的重大问题。中国的广义货币量在过去三十年中得到巨大增长,这是一个经济优势,也是一个潜在的经济问题。货币研究仍停留在纸质货币的研究阶段而货币在全球化信息化的今天得到革命性的变化,这造成了现实与理论脱轨。

    随后,韦森教授分析了近年中国出现一个极其悖谬和荒唐的现象,这就是在广义货币78万亿和81多万亿本外币存款的情况下,竟然在全国大面积地出现了钱荒 他断定钱荒的根源在于决策层宏观货币政策。宏观经济学里,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作为一个数量工具主要功能是控制货币供给,而利率则主要调节货币需求。利率高,货币需求减少;利率低,则货币需求增加。我们的货币政策的组合,把货币控制得这么紧,需求则吊得这么高,结果就出现中国经济体内整个货币市场极度失衡。这种不均衡状态反映在全国经济金融体系内,就是高利贷。所以,全国普放放高利贷,可以说是整个我们的宏观货币政策组合的一个必然结果。现在真正缺钱的是银行,广义货币主要是由银行存款所组成,而银行把储户的存款大部分贷了出去,实际上银行内部的可贷资金并不多,所以才出现了全国大面积的钱荒。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所遇到的主要问题还是现在政府税收太高,使民营企业不堪重负。对于国内通胀问题,韦森教授说到,从数据上看,近些年CPI上涨与广义货币增加的相关性不是很大。中国的CPI上涨,在很大程度上是食品价格上涨所构成的。

    如何改变中国经济的被动地位,韦森教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强调在财政政策上,真正要有一定幅度的减税,并修改预算法,逐渐约束制衡政府征税的权力。货币政策上,降低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基准利率,或者至少保持基准利率不变,慢慢顺应市场运行的逻辑达至货币市场的供求均衡。这不但能从根本上解决全国普放高利贷和信贷失控的问题,也能给市场一个放松货币政策的信号,对中国股市和中国经济长期增长均会有好处。

    会后,老师们进行了激烈的学术讨论,向国成教授做了总结讲话,向院长表示,韦森教授此次的讲座以精准的眼光从货币理论角度为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进行把脉,提出了自己的深刻见解,值得在座的老师学生反复思考。活动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